[1]陈 霖.“保住智慧的元气”——范伯群先生绘像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14-3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2]
 [J].,2018,35(04):14-3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2]
点击复制

“保住智慧的元气”——范伯群先生绘像()
分享到:

《苏州教育学院学报》[ISSN:1008-7931/CN:32-1556/G4]

卷:
35
期数:
2018年04期
页码:
14-33
栏目:
中国通俗文学
出版日期:
2018-09-25

文章信息/Info

文章编号:
1008-7931(2018)04-0014-20
作者:
陈 霖
苏州大学 传媒学院,江苏 苏州 215123
关键词:
范伯群中国现代文学中国通俗文学文学史学术智慧
分类号:
I206.6
DOI:
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2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文章以对范伯群先生的采访为基础,追述他充满坎坷的生活历程和成就卓著的学术生涯,描绘他作为一个学者的形象。范伯群先生不仅对新文学的研究卓有建树,更开辟了中国现代通俗文学研究的新领域,由此构建了全新的文学史观。这些贡献与范伯群先生的人生经验和个性特质密切关联,他以文学研究为志业,学术成为他培育和保持智慧的元气的方式,也是他生命展开的过程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:

[1] 陈思和 . 序:范伯群教授的新追求和新贡献 [M]// 范伯群 . 多元共生的中国文学的现代化历程 . 上海: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9.[2] 李楠 . 活出来的真正知识分子—章培恒、范伯群、曾华鹏、严绍璗等学者忆贾植芳 [J].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,2008(5):171-181.[3] 范伯群 . 我的青春,我的梦 [J]. 友声,2008(7):21.[4] 曾华鹏,范伯群 . 郁达夫论 [J]. 人民文学,1957(5/6):204.[5] 秦兆阳 . 编后记 [J]. 人民文学,1957(5/6):205.[6] 鲁迅 .《自选集》自序 [M]// 鲁迅全集:第四卷 . 北京:人民文学出版社,2005:469.[7] 范伯群,曾华鹏 . 作家与读者间的最良导体—人生经验通感—从《社戏》和《朝花夕拾》谈起 [J]. 名作欣赏,1986(4):117-120.[8] 范伯群 . 章品镇其人其文 [J]. 钟山,1998(1):172.[9] 编后记 [J]. 文学评论,1983(1):131.[10] 汤哲声 . 学术立命,垂范后人—忆恩师范伯群先生 [J]. 现代中文学刊,2018(2):20-22.[11] 贾植芳 . 反思的历史 历史的反思—为《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》而序 [M]// 范伯群 . 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(上卷). 南京:江苏教育出版社,2000:2.[12] 艾煊 . 找回另一只翅膀 [N]. 扬子晚报,1995-02-09(8).[13] 刘祥安 .“《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》 国际学术讨论会”综述 [J]. 文学评论,2000(6):155.[14] 吴福辉 . 第二届王瑶学术奖获奖评语 ?《中国近现代通俗文学史》(条)[J]. 中国现代文学研究丛刊,2007(3):316.[15] 范伯群 . 过客:夕阳余晖下的彷徨 [M]// 填平雅俗鸿沟—范伯群学术论著自选集 . 南京: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,2013.[16] 范伯群 . 我的赴美学术记行—哈佛大学、哥论比亚大学访学交流记略 [J]. 章回小说,2001(8):109-110.[17] 编后记 [J]. 文学评论,2005(2):208.[18] 范伯群 . 在“建构中国现代文学史多元共生新体系暨《中国现代通俗文学史(插图本)》学术研讨会”上的主题发言 [M]//中国市民大众文学百年回眸 . 南京:江苏凤凰教育出版社,2014:572.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徐斯年.怀念范伯群先生——兼谈范伯群先生的中国通俗文学研究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3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3]
 [J].,2018,35(04):3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3]
[2]曹惠民.写好了“人”字的人——我所认识的范伯群先生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42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4]
 [J].,2018,35(04):42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4]
[3]季 进.父与子 :怀念范老师——兼谈范伯群通俗文学研究与海外汉学的联系与影响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5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6]
 [J].,2018,35(04):5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6]
[4]章俊弟.深切怀念范伯群老师——兼谈范伯群先生晚年的学术著作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5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7]
 [J].,2018,35(04):5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7]
[5]李 楠.学术撑起有意义的人生——追忆范伯群先生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6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8]
 [J].,2018,35(04):6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8]
[6]陈 霖.怀念与范伯群先生谈话的时光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6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9]
 [J].,2018,35(04):6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9]
[7]徐德明.友谊与学术合作 :我所知道的范伯群和曾华鹏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49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5]
 [J].,2018,35(04):49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5]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收稿日期: 2018-05-20作者简介: 陈 霖(1963—),男,安徽宣城人,教授,博士生导师,研究方向:文学与文化批评、大众媒介与新闻传播研究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8-10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