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曹惠民.写好了“人”字的人——我所认识的范伯群先生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42-4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4]
 [J].,2018,35(04):42-4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4]
点击复制

写好了“人”字的人——我所认识的范伯群先生()
分享到:

《苏州教育学院学报》[ISSN:1008-7931/CN:32-1556/G4]

卷:
35
期数:
2018年04期
页码:
42-48
栏目:
中国通俗文学
出版日期:
2018-09-25

文章信息/Info

文章编号:
1008-7931(2018)04-0042-07
作者:
曹惠民
苏州大学 文学院,江苏 苏州 215123
关键词:
范伯群中国通俗文学钱谷融贾植芳学科建设
分类号:
I206.6
DOI:
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4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文章回忆与范伯群先生相识、相处 40 年的历历往事,范先生对学术研究全身心投入,对中国通俗文学研究作出了开拓性贡献,对苏州大学学科建设高瞻远瞩,敬重前辈,提携后学,人品修行诚正高远……无论是治学还是为人,范先生都有很多过人之处。他是以学术为生命的人,用他的恩师贾植芳先生的话来说,他是一个写好了“人”字的人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:

[1] 贾植芳 . 一个老年人的自述 [J]. 文艺争鸣,1994(1):51-52.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徐德明.友谊与学术合作 :我所知道的范伯群和曾华鹏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49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5]
 [J].,2018,35(04):49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5]
[2]李 楠.学术撑起有意义的人生——追忆范伯群先生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6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8]
 [J].,2018,35(04):63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8]
[3]陈 霖.“保住智慧的元气”——范伯群先生绘像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1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2]
 [J].,2018,35(04):1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2]
[4]徐斯年.怀念范伯群先生——兼谈范伯群先生的中国通俗文学研究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3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3]
 [J].,2018,35(04):3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3]
[5]季 进.父与子 :怀念范老师——兼谈范伯群通俗文学研究与海外汉学的联系与影响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5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6]
 [J].,2018,35(04):54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6]
[6]章俊弟.深切怀念范伯群老师——兼谈范伯群先生晚年的学术著作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5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7]
 [J].,2018,35(04):5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7]
[7]陈 霖.怀念与范伯群先生谈话的时光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4):6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9]
 [J].,2018,35(04):6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4.009]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收稿日期: 2018-06-20作者简介: 曹惠民(1946—),男,江苏南通人,教授,博士生导师,研究方向:中国现当代文学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8-10-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