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1]杨雷力.金庸武侠小说的市场拓展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9,36(05):26-35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4]
 [J].,2019,36(05):26-35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4]
点击复制

金庸武侠小说的市场拓展()
分享到:

《苏州教育学院学报》[ISSN:1008-7931/CN:32-1556/G4]

卷:
36
期数:
2019年05期
页码:
26-35
栏目:
中国通俗文学
出版日期:
2019-10-25

文章信息/Info

文章编号:
1008-7931(2019)05-0026-10
作者:
杨雷力
(香港中文大学 专业进修学院,香港 999077)
关键词:
金庸武侠小说市场拓展运作
分类号:
I206.7
DOI:
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4
文献标志码:
A
摘要:
金庸的武侠小说共计 15 部,从报章到新修版,吸引着不同年代的读者。此外,金庸武侠小说还通过漫画、影视、游戏等多方面的拓展,从单纯的通俗文学、武侠小说,进而发展成为一种文化符号,一种可持续发展的企业品牌。金庸武侠小说的各持份者,共同构成了独特而复杂的“金庸”市场,使金庸武侠小说以异于一般通俗小说作品的方式存在,并流行逾半个世纪。

参考文献/References:

[1] 梁羽生 . 香港翻版书之怪现象 [M]// 金庸,梁羽生,百剑堂主 . 三剑楼随笔 . 上海:学林出版社,1997:71-73.[2] 张圭阳 . 金庸与《明报》[M]. 武汉:湖北人民出版社,2007:27.[3] 邱健恩 . 自力在轮回:寻找金庸小说经典化的原始光谱—兼论“金庸小说版本学”的理论架构 [J]. 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1,28(1):2-11.[4] 金庸 . 鹿鼎记 [M]. 台北:远流出版事业股份有限公司,2000:2521.[5] 陈墨 . 评析小说新版(上) 金庸想的和你大不同 [M]. 台北:风云时代出版股份有限公司,2008:6-7.[6] 冈崎由美 . 金庸先生是个好可爱的老爷爷—悼念金庸先生 [J]. 明报月刊,2018(12):131-133.[7] 闵福德 . 金庸不只是作家,更是个象征—志金庸辞世 [J]. 赖慈芸,译 . 明报月刊,2018(12):129-130.[8] 杰 出 华 人 系 列· 查 良 镛 [EB/OL].(2018-11-01)[2019-06-12].http://podcast.rthk.hk/podcast/item_epi.php?pid=1468.[9] 陈墨 . 刀光剑影蒙太奇—中国武侠电影论 [M]. 北京:中国电影出版社,1996:507.[10] 苏咏智 . 金庸小说被翻拍无数版本 第一名就是它 [N]. 联合报,2018-10-30(不详).[11] 唐杰 . 黄蓉形象变化背后的文化意义 [J]. 湘潭师范学院学报,2005,27(5):79-81.[12] 三台鼎立消失逾 30 年 [N]. 明报,2009-07-29(A02).[13] 邝健行 . 武侠小说闲话 [M]. 台北:幼狮文化事业公司,1994:139.[14] [ 武侠歌剧 . 倚天屠龙记 ] 台北爱乐歌剧坊:MUZIK 期刊选—音乐时代 [EB/OL].(2013-07-18)[2019-06-12].https://www.muzik-online.com/tw/periodical/muzik/2011/50/169e61d5-5b39-449f-8c2e-d7c47c44274f.[15] 《射雕英雄传》搬上京剧舞台亮相南京 [EB/OL].(2001-12-12)[2019-06-12].http://www.chinanews.com/2001-12-12/26/145903.html.[16] 金庸《笑傲江湖》纽约百老汇登台 集多国演员 [EB/OL].(2010-04-24)[2019-06-12].http://hk.crntt.com/doc/1013/0/0/1/101300188.html?coluid=7&kindid=0&docid=101300188&mdate=0424110539.[17] 李居旺 . 社群影响、媒体影响、球队认同与购买价值对美国职业冰球联盟(NHL)周边商品购买意图之影响研究—以台湾地区冰上曲棍球球员为例 [D]. 台北:台湾体育运动大学,2012:18.

相似文献/References:

[1]张元卿.近现代通俗小说目录漫谈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0,(04):39.
[2]徐斯年.《倚天屠龙记》与《鹤惊昆仑》之比较 ———兼及“现代文学史观”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2,(01):2.
 XU Si-nian.A Comparison of Heaven Sword & Dragon Saber and Crane over Kunlun: With a Discussion of the“Modern Notion of Literary History”[J].,2012,(05):2.
[3]韩冷,张敏.武侠小说的叙事与历史形态之变迁 ———以普洛普叙事理论为视角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2,(01):18.
 HAN Leng,ZHANG Min.A Study of the Evolvement of the Narrative and Historical Form in Chinese Martial Arts Novel: Based on V. Propp’s Tale Theory[J].,2012,(05):18.
[4]郑保纯.“道士下山”与武侠小说 ——以《射雕英雄传》为例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3,(03):16.
[5]张元卿.郑证因武侠小说新论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3,(03):33.
[6]陈韵琦.论台湾1950—1990年代的“金庸现象”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3,(05):6.
 CHEN Yun-qi.The “Jin Yong Phenomenon” in Taiwan from the 1950s to the 1990s[J].,2013,(05):6.
[7]陈 特a,b.金庸武学工夫论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2):3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2.006]
 [J].,2018,35(05):3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2.006]
[8]黄? 祎.武侠小说之武器解码——以金庸《天龙八部》为中心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8,35(02):4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2.007]
 [J].,2018,35(05):4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8.02.007]
[9]张元卿.白羽新论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9,36(03):48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3.006]
[10]林保淳.“金庸小说”与“金学”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9,36(05):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2]
 [J].,2019,36(05):7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2]
[11]朱令军.金庸武侠小说自注中的自我经典化探析 —从“明河版”《金庸作品集》谈起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5,(05):44.
 ZHU Ling-jun.An Analysis of the Self-canonnization in the Self-notes of Jin Yong’s Wuxia Novels: A Discussion Based on Jin Yong Collection (Minghe Edition)[J].,2015,(05):44.
[12]韩云波a,b.论黄易及其武侠小说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7,34(04):22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7.04.002]
 HAN Yunbo a,b.A Study of Huang Yi and His Martial Arts Novels[J].,2017,34(05):22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7.04.002]
[13]王诗越.金庸武侠小说创作中的佛理隐喻——以《天龙八部》为例[J].苏州教育学院学报,2019,36(05):36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5]
 [J].,2019,36(05):36.[doi:10.16217/j.cnki.szxbsk.2019.05.005]

备注/Memo

备注/Memo:
收稿日期: 2019-06-15基金项目: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(13&ZD120)作者简介: 杨雷力(1971—),男,香港人,副讲师,博士研究生,研究方向:中国通俗文学与大众文化。
更新日期/Last Update: 2019-10-18